移民
技术
投资
团聚
魁省
美投
澳洲
香港
评估
留学
项目
经验
美国
加国
日本
欧洲
澳洲
海龟
生活劳务
房产
旅游
交友
教育
预警
招聘
人才
国家
DIY签证
移民
留学
法语
中介
留学
旅游
商务
海归

移民|留学|劳务|出国旅游|考试培训
五月花出国论坛- 会问
您的位置:五月花出国社区 >> 五月花资讯 >> 海外视角 >> 留学生活 >> 剑桥中国留学生两派对峙 暗箱操作社团被取缔

五月花移民论坛欢迎您!

剑桥中国留学生两派对峙 暗箱操作社团被取缔

热度票  浏览420次 五月花移民论坛 welltrend
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2011年11月25日 23:29
  伦敦城市大学学联选举的一份海报,画面动感十足,竞选重点、主要诉求,比如全面提升女性在城市大学学联中的比重的目的一目了然。

一位不按规则上位的剑桥中国学联主席,在剑桥掀起一场难得的选举风波,让一个拥有27年历史的中国留学生社团遭遇被注销命运。

剑桥大学的一群中国博士、硕士们最近被卷入了一场选战。这所名校最大的华人社团——剑桥大学中国学者学生联谊会(以下简称“学联”),因其主席选举违反程序而被校方注销。

被指不遵守社团章程的是2010年当选的学联主席常非凡。一些学联成员向校方投诉,常非凡三个月前未经大会选举宣告自己连任,此行为无效。他们要求按照学联章程规定,组织竞选委员会,征集候选人,重新选举。

在得知投诉之后,常非凡一方随即送给反对方一顶“分裂学联”的大帽子,“中国人民追求和平和友谊,大家还是学生,更不应该搞政治斗争。”

双方隔空喊话,互联网上一度出现两个剑桥中国学联的官方网站。剑桥大学的学生报也跑来看热闹,他们显然很好奇。

2011年11月3日,校方决定介入这桩中国人的家务事。这在一贯主张社团自治的剑桥大学非常罕见。

校监约见了这个中国学生社团的两派代表人物。现在,两派的网站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网页,上面是校监的声明:为了组成统一的学联,2011年12月2日将举行主席、副主席、秘书长、财务长公开竞选。

这是学联成立27年来第一次四个职位同时公开竞选,此前只有主席由选举产生。

选举产生的,才令人信服

2011年7月中旬,在一封发给学联全体成员的邮件中,常非凡称学联执行委员会一致同意她连任主席。学联网络部部长陈奇说,看到这个邮件时,他感到非常震惊。

“按照学联章程,主席必须由全体成员选举产生,我们之前没有接到任何关于选举的通知。”陈奇说。

另一位学联成员陈鲁滨参加了邮件提到的那次执委会会议。当日,在学联工作总结大会后,常非凡要求到会执委留下开个小会。小会开始后,她“让我们举手对她的工作表示支持”。

然感到有点奇怪,但见大家都举了手,陈鲁滨也就一起举了,但“我们几个人都说举手只是支持她的工作,没有其它意思”。

不过,学联事后提供给外界的新闻通稿中的表述是,大会经过讨论、表决,按照换届选举办法的精神,全票通过了常非凡博士就任第二十八届剑桥中国学联主席的决议。

看到邮件震惊之余,陈奇还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学联邮件列表的管理员了。

邮件列表是学联成员的网上交流平台,成员只要通过Email订阅,就能收看列表的所有邮件。当然,邮件必须经管理员认证。除了主席,学联中的几位成员也有管理员资格。

“管理员列表里只留下了她和支持她的人。”陈奇说。

陈奇马上查看了学联的官方网站。网站日志显示,常非凡对网站也进行了同样的操作——删除部分管理员或对一些管理员进行降级。

因为官方网站的域名是其他学联成员以私人名义注册,常非凡没有最高权限,她还要求陈奇采用技术手段,帮她夺取整个网站。

“她以为这样就控制了舆论。”熟悉网络技术的陈奇说,他无意介入权力斗争,但反感这种暗箱操作,“我一边敷衍她一边将网站恢复”。

夺取网站未果,常非凡后来新注册了一个域名,于是,出现了两个剑桥中国学联的网站。

对于那场“举手支持”、接管邮件列表等说法,常非凡不愿回应:“他们说是我做的,我是主席,我做得过来吗?作为主席,我也没有时间去澄清这些事。”

常非凡坚持,她所代表的是合法的、正统的、官方的学联。“那些闹事的人都是极个别的学联成员。”

她的回应官气十足:“因为某些私利和个人目的激化成这种情况,是我非常不愿意见到的,但是不管怎么样,这个阵地一定要守住。我们现在正尽一切努力,希望维持学联的稳定,不要让个人主义影响中国人团结的形象。”

在专门针对此事的民意调查中,88%的参与者认为,通过选举产生的主席才能令人信服。

此次剑桥中国学联选举风波后,反对派贴出的选举招募启事。启事明显被“蹂躏”过。不过,仅就启事设计而言,中国人搞选举要学的还很多。

剑桥中国学联的选举传统悠久,为不少中国留学生津津乐道。

学联一位前任主席说,这次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其它学校,可能也就过去了,因为发生在习惯了领导人选举的剑桥,才引起这么多人关注。

往年,主席选战从7月份开始征集候选人,接下来就是竞选拉票。曾在剑桥做过访问学者的许知远在《剑桥杂忆》一文中描述过这种情景:新生是主要的争夺对象,他们初来乍到,急需一些指引与帮助,也没有养成嘲讽的态度,很容易被热情的言行打动。临时搭建的竞选班底,在火车站接新生,请可能投票者吃饭,分发来自不同商店的优惠券。一些惊人之举也偶尔出现,候选人会邀请一百位到某学院吃Formal Hall,这是牛津、剑桥日常最重要的社交方式。

拉票是所有竞选中的当然环节,但其间充斥的庸俗、带有贿赂性质的拉拢,也让很多留学生感到不舒服。本科在读的周楠杰告诉记者,这次候选人征集刚刚开始,已经有候选人跟他说,如果能在竞选中支持一把,日后可以在学联中给他安排位置。“他说这对以后回国内发展会有帮助。”

在更多的中国留学生来到剑桥之前,学联主席的竞争并不激烈,很多人甚至记不起以前到底有没有竞选这回事。不止一位中国留学生回忆,大概是在2006年前后,主席的职位突然变得炙手可热。他们中有人认为,这跟到剑桥读书和交流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有关。“学联的管理层更容易接触到国内的政商人士,一些人把这些看作潜在的资源。”

2010年刚从剑桥博士毕业的苗千对这次选举风波一点都不感到惊讶。他认为,这恰恰是有的中国人不懂民主为何物的结果。

2009年,他以异类的面目参加了主席竞选。他在演讲台上慷慨激昂:“投票只是民主的表象,民主的实质在于对于权利的监督与制衡。这最终依赖于每个人对于自身权利和自由的追求。在剑桥,我看不到这样的群体。没有监督,那么这次选举也只能成为个人野心和权力欲展示的舞台而已。”

他的竞选姿态与其他两位志在必得的候选人形成了极大的落差。其他两位都在表达了一番爱国激情之后,话锋一转,说自己已经与剑桥多少家商户签订了协议,将在未来的一年中组织多少次旅行。

也是那届选举,后来爆出了性丑闻、贪污门,导致接下来的2010年无人愿意出来竞选主席。在这种情况下,常非凡作为唯一候选人,经过执委会通过后,当上了学联主席。

苗千形容他曾经在学联工作的两个月,就是“买饺子皮、糊抽奖箱”。学联主办的春晚最令他反胃。“还有节目拿日本人开玩笑,在剑桥搞这个太不合适了。”

据苗千观察,在剑桥,很少看到以国家为名义召集的社团,“更多的是像划艇、击剑这样的协会”。

在剑桥,学联一般被认为是博士生和硕士生们的组织,本科生有自己的社团,中国文化协会就是其中一个。陈奇更愿意参加文化协会的活动,因为没有学联那么多“政客”。

一位往届的学联主席说,也有欧盟为名的社团,但是参加的人很少,他们的管理层更少。不像学联,“主席团就有十个人,很多事情都要上头先发话”。

周楠杰一直参与本科生创立的华新基金,为中国贫困山区募款建小学。“我们的活动形式很多,比如组织长跑捐款,没有参加的可以给参加的人捐钱,在网上都有账户。钱都是假期打工挣来的。”类似的活动,在学联就不多见。周楠杰自信能把更纯粹的文化带到学联。

陈鲁滨希望打破学联现有的架构:“不用搞那么多主席副主席部长,只要谁有兴趣,谁就来组织。”周楠杰和陈鲁滨打算分别竞选学联的秘书长和主席。

“难以想象在英国的大学里,(中国)社团的权力斗争会到这种程度。”

三个月来经历的一切让陈奇感到不可思议。他觉得这次风波能使学联以后更民主,但又对学联的前途感到悲观,认为以后愿意加入的人会减少。”

常非凡带领的学联已经投入对春晚的准备。她告诉记者,如果是从正统的官方的角度介绍学联,朝着积极正面的方向采访的话,她可以谈一谈。如果只是谈这次选举,她希望记者不要“搅这个事情”。

风波没有给常非凡带来太大的触动,她始终认为,就是个别人在闹事。

不过,她也担心,“要跟那些闹事的人竞选,对于我们的执委来说,还没有准备。”

TAG: 剑桥 中国留学生
  • 上一篇:不能错过的德国美食——猪肘子
  • 下一篇:谈南澳阿德莱德给我的一点感悟
  • File :
    html\63\n-15563.html
    Have no access to write!